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汉钟策略

你能觉醒,就是社会在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你能觉醒就是社会在进步,汉钟策略关注您的觉醒,推出的先锋历史小说《霸秦》己由九州出版社正式出版,作者直销,推广期88折35元/本,物超所值.签名本38.5元/本包平邮,欢迎读友订购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cf4c4301017o5s.html 支付宝帐号:8151028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浮躁的年代,被污染了的文字  

2011-02-17 10:32:29|  分类: 作家心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浮躁的年代,被污染了的文字

愫愫

在ipad上看了些进来的港台的书,被作者和出版社认真做事的心态所震惊。

在我还是学生的时候,大陆说到港台文学,所议论的无非是言情武侠而已。

十几二十年后回头看看人家的文字市场,搞得已经和大陆完全两个等级。

        

 

 

 

 

在大陆,很少看得到什么出版社去花钱投资在一个年轻作家身上,除了两类例外:一是网络快餐小说,二是明星作家,例如郭敬明。 (韩寒是孤本,和郭不同)

奇怪,难道大陆就完全没有认真搞创作的中青代作家了吗?为什么市面上永远都是那几张老面孔:艾青,苏童,贾平凹,余秋雨(恶),。。。。

原来墙里开花墙外香。人家在大陆投稿,根本没人理,只好到台湾去参赛,出版。更悲哀的是哪怕在台湾红了,大陆还是不买帐,仍然不出版他的作品。

为什么?台湾的出版人说:“大陆人心太浮躁,静不下心来看散文。”

香港作家陶杰说:“他们(内地作家)的文字被污染了。”

去看了看新浪的读书频道,首页上,今天的热卖之一是:狼性电视台长恋上女主博:亢奋(全本)!

号称国内最大的原创小说网的晋江文学城,它的首页分类是:原创言情站,耽美同人站,台湾言情站。。。

浏览量最大的天涯,读书版块里的主题总算有点意思,大家在讨论红楼梦,钱钟书,郭沫若,金瓶梅,山楂树之恋,亦舒全集,菊与刀。。。。

可是我看不到一篇有关于“新”书的讨论。

市面上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几本让大家津津乐道的真正的好的“新”书了。

转贴下昨天的《晶报》上刊登的大陆作家冯杰的散文《一地碎银》。一个在台湾得奖无数回,在自己故乡却仍然默默无闻的作家。

 

                                              

浮躁的年代,被污染了的文字 - 汉钟策略 - 汉钟策略

 

编者按

  台湾第32届联合报文学奖评选结果前日揭晓,大陆作家冯杰作品《一把碎银——读银记》获得散文评审奖。蒙冯杰先生赐稿,文锦版今日独家首发获奖文章,以飨读者。

   老虎般的黄金,在天空中飞翔的黄金,尘埃里挡不住光芒四射。而银一辈子只在世间默默行事,从不招摇。黄金稳坐金库,老谋深算,以自己不变对应世界万变。银子如水,流动如萍,从一只手递到另一只手,从捂热到最后凉散。

 

纯度·为臣的表白

   与黄金相比,银显得低调。金是高贵帝王,即使沉默也处处闪耀,银有点像金属里的丞相,典雅淳朴,谦卑做事。老虎般的黄金,在天空中飞翔的黄金,尘埃里挡不住光芒四射。而银一辈子只在世间默默行事,从不招摇。黄金稳坐金库,老谋深算,以自己不变对应世界万变。银子如水,流动如萍,从一只手递到另一只手,从捂热到最后凉散。

  银的化学性不如黄金稳定,流浪中的银在空气里与硫相遇易有情变,第三者必定介入,特征是氧化变黑。即使谦虚为臣,这臣也一时成为贰臣,再打磨,质地可还原银白,但银史上早有染污之嫌,载入档案。这有点像历经两朝的大书家王铎。

   就现实而言,佩戴银饰不易穿行在气味浓烈的场所,如酒吧、舞厅。汗水对银器最有影响,汗中含氯化物。跳舞时不易贴得太近,尤其肤肌相触更有变黑的可能。从这一点看,银饰是另一种泄密者(现代私家侦探多忽略这点)。故,金饰畅销并永远贵于银饰。因黄金闭口不言,沉默是金。

  

现代美女还需注意:银与金不能同时佩戴。金银同行易节外生枝。“925”代表银器的最高纯度,这是被公认的银纯度,如黄金的所谓“999”纯度,不过这是黄金极品的夸张。银有自知之明:世上根本没有纯银。在历史里要么氧化,要么发黑。我这是在说银。

化学老师说:皇帝就餐前必放一枚银牌在汤里,戒备投毒。如有毒银牌自会变黑。银这时像一位以身试毒的忠臣。化学老师还说:银碰到硫化物起化学反应,生成黑色硫化银,砒霜是三氧化二钾,提取时含硫化物,所以银器测毒极其灵验。化学老师又说:化学成绩好走入社会就不易被毒死。我说如果我压根不想当皇帝呢?老师怒:那就罚你课,站出来!

童年,我和皇帝汤盆里的一枚银器都同样显得无辜。那是因为银器纯度不同的缘故。

  

穿越和镶嵌·银的另一种简史

   从数量上相比,世上拥有黄金者没有接触银器的人多,即使在饥馑年代,一只枯瘦如柴的手也握过一块光洋,尽管最终要流失。银元在人世间穿梭,像银河里的彗星,穿越无数故事,带着手温、体温,一块块饱经沧桑,满脸心事。银元形态大小一样,但银元身世经历不同,世间每一块银子都在演绎着人世间的喜怒哀乐,都在撰写自己的半部《小银史》。

   当年我祖母为救狱中的祖父,把全部家业换成100块银元,然后,一枚枚码好,土布层层包裹。前去衙门打点。可祖父最后还是瘐于狱中。银元有背叛主人的时候。散银般的大雪里,有人最后只捎来一只我祖母送去的绣花鞋。

   2009年我在台北国父纪念堂一家咖啡馆里,80多岁的诗人管管对我说:“我19岁在山东被抓壮丁,临走前,我妈给我一块手帕,里面裹着一块银元,她想着我有这块银元就能回家。”诗人眼圈通红。那块银元迷路了,在造盐的海上,在泥浆的陆上,银找不到返乡之路,母亲临死也没再见到那块本该回家的银元。动荡年代,银的光芒微弱,暗然失色。银元再擦也不能照亮一条归路的面庞。

   世间每一块银元都镶嵌一个传奇。就像现在每一张钞票上,都坐着上亿的细菌。

 

银子的声音

如果说世上最好听声音不是胡琴琵琶和帕瓦罗蒂,是银子之声,你一定要信。君不见历史里中国人最美妙时,就是把一块银元用中指拇指轻捏,猛地一吹,放耳畔细听。“记得那美妙的一瞬,在我的眼前出现了你,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少年时我背诵诗人普希金情诗《致凯恩》,后来,我总觉得应该改为《致袁大头》更妥。

对中国人来说,银元之声不仅是百米高处的天籁之音,还是十米之内的生活交响曲。银子就是土地,赋税,房屋,财富,威信,尊严。我姥爷告诉,纯银元掷地有声,扑嗒扑嗒。成色越低声音越低,且声尖带韵。若为铜质,声尖、高。铅锡质地,声闷短促,掷地无力,像摔一匹死狗。

   银元垒摞的高低海拔,和生活水平成正比。在银元时代,银子永远是通用硬件,银的光芒畅通无阻。王婆就为西门大官人十两棺材钱,最终血染茶壶。冯梦龙笔下,卖油郎为一夜情,张忙一年方攒够嫖资,“当下兑足十两,倾成一个足色大锭,再把一两八钱,倾成水丝一小锭。剩下四两二钱之数,掂一小块,还了火钱,又将几钱银子,置下镶鞋净袜,新褶了一顶万字头巾。”然后,出发。

   银化装后可以开始启程。形状时大时小,在时空里流动变幻,现在转变成纸钞,英镑、欧元、美金、信用卡、数字。但功能和两千年前银子一样。可以用于升迁,运作,竞选,工程,赌博,军火,等等。一切还和卖油郎当年那一把银子性质一样。一个现代智慧人行贿或嫖娼时,同样不能挑两桶上等的好油。必须“兑足”,也必须“倾成”。

 

伪银时代

  银子继续在一条长河里自由漂流,状若月光下闪耀的鱼鳞。

  中国唐代对银器崇拜达到狂热,宋时银器才从宫廷走入民间。也进入伪银时代。我对比过:宋以前银器不落款,宋以后银器上多印有“纹银”“足银”“足纹”字样,以示纯粹。银器上还有银匠名款。这是把信誉烙上银器,向天明心。后来也有造假银者,但烙字多不规范。一个心里怀揣黑暗的人,如果去把祖宗也烙印时,手颤,毕竟有点儿心慌。

  一位收藏家告诉我:是否真银元宝只要看底上“丝窝”即可,这最有效,因为古代铸银时底部空气无法排出,有此特征。仿造银多为合金或化学制品,以白色金属或涂料合成伪银。前年,我一位在家务农的同学,对我说起一个游乡银贩子廉价售他50块银元,托我在城里找家买主,说转手就赚两倍。他伸出两指。我怀疑有诈,同学却相信自己眼力。我就把一块银元往桌上一摔,碎了。我同学的心也随着碎了。那可是他全家一年的粮食款。

  现代的诚信也多是以现代合成原料制成,易碎。世道与时俱进,可以用银来乱心,氧化。

  今年是庚寅虎年,南方流传虎年必须戴手镯银饰,因为虎吃了“银”就不再吃“人”了,老虎耳聋,这肯定是粤籍的老虎,银人谐音不分。但这些谣传却包含如下象征:

  世上老虎吃不完人,只有人多被银吃掉。银大于老虎。银可以把人消化掉,从骨殖到思想。世上每一块碎银都比人永恒,哪怕你把头刮亮印到银元正面,也终要溶化。

 

银碗盛雪

  好在世界上还有另一种纯白之银。是智慧之银。

  隋唐时代的中国人就知道,马奶放在其它容器里几天就会变质发臭,而放在银器里,可长时间保鲜。如果把语言放在银器里,语言同样保鲜。于是,除了马奶、羊奶、牛奶,一面面银碗里开始存语言,放禅宗公案。时间一长,语言生枝,银碗里开出一朵朵白莲。

  一时,银器成了禅宗道具。《景德传灯录》“药山还银”公案有“问佛法相当得两锭银”之语。天平的两端各放佛、银两物,孰轻孰重?面对这色空二种,政客和强盗肯定都不回答,鲁智深当年偷下桃花山,单把银器都用脚踏扁了,拴在包裹,他只带银碗银盅银盘诸器,不带桃花山上的地图、情报、诗集、核数据。

  最妙的是“银碗盛雪”公案。如果不盛妙语,银碗盛雪的后果不是雪化就是银生锈。这个不易达到的心境让一块银子达到了,境界就是银碗,语言就是白雪;是一个何等澄明境界!

  多亏了银史上还有一块这样的纯银。语言成色为“925”。

  

 

银器外传

  这么多年我在银子里穿过。我看到过湘西苗女银饰宛如朵朵白玉兰。在西藏看到过藏银,拉萨八廓街上买过许多银器。我还看到僧人摊前一枚小银碗,古朴精致,上面铸有看不懂的梵语,松香缭绕中,银的光泽折射一丝神秘气息。因带钱不够,就约定好第二天成交。翌日,那僧人却神秘说,昨夜做一梦,梦到活佛,你今天给多少钱也不卖了。回来路上,有人告诉我,那枚小银碗是用一位藏族少女头骨所做,藏银镶着少女身世。

  在西藏有许多这样的银碗,一枚枚像高原一盏盏雪莲花,深夜银碗能与银白的月光独语。

  我在中原接触到的帽坠、帽饰、帽花,簪,扣饰,挖耳勺,都属于乡村小银器。我的一把长命锁就是白银打造,正反铸有“童子抱莲”“麒麟送子”文字。那些银器被我母亲一一缀上童年,一走,乳名哗哗作响。

  小银器多与手工温暖有关,我看到乡村银匠使用铸造,焊接,掐丝,镶嵌,抛光五种工艺。他们一生沉浸在一块银子里,宛如在编织一年四季时光。一代,两代。

  四十多年的人生年轮,让我知道银器不易囤积,银器过多就会以各种形式飞走。我们村四家地主就是因为银多的缘故,被政府镇压。同时我还知道对干净的银子心要恭敬。小时我偷过曾外祖母一枚银扣,不料到半夜就开始拉肚子,像银饰报复的小咒语。樱桃般大小。

  十五岁那年,我开始在乡村跟当过排长的二大爷学习饮酒,演习风度。二大爷说银器酒盅最好,饮时能化酒,化毒,还不易醉。

  第二天,我闯入滑县城中药店,贸然问“这里有卖银器吗?”

  老中医一惊,花镜上沿透出两颗黑少白多的眼睛:“你这孩子,小小年纪要淫器干啥?”老先生放下手中的线装《金瓶梅》。在空中眉批。

  多年后我悟到,是他读书太投入。一个人读书一多,知识在脑子串道儿,有时,在世上就会银、淫、饮、隐,通感不分。

 

 ○冯杰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