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汉钟策略

你能觉醒,就是社会在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你能觉醒就是社会在进步,汉钟策略关注您的觉醒,推出的先锋历史小说《霸秦》己由九州出版社正式出版,作者直销,推广期88折35元/本,物超所值.签名本38.5元/本包平邮,欢迎读友订购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cf4c4301017o5s.html 支付宝帐号:8151028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独立出版,是”自由”。  

2010-10-24 11:25: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立出版,是”自由”。

                                                    

2010年10月24日 - 汉钟文化 - 汉钟文化的博客

 

 

独立出版

 

近日与同伴梁宝为八月举行的「本地独立出版力量书展」筹划一系列的活动,其中一项是草拟一份简单的本地「独立出版」书目,并邀请友人挑选几本心头好,撰写短文介绍。

为了草拟本地「独立出版」书目,特意找来住在邻近、正在放暑假的朋友仔到家中书库,在茫茫书海中「砾砂淘金」,但劈头便遇上一个没有定案的难题:何谓「独立出版」?什么算?什么又不算?

若果刊物是单凭一人或一社之力出资、排版,甚至发行,那当然可被列入「独立出版」的名单。其实,这样的例子,在本地的文学界并不难找;就算是文社当道的六十年代,不少诗集、文艺刊物都是名符其实的「独立出版」;有的作者,甚至要逐间逐间的拜访书店,亲自央求店主允许寄卖新鲜出炉的刊物。由于流通量不多,这样的「独立出版」不少已绝版,有的更已在焚化炉中「羽化登仙」,离开孤寂的「失乐园」;所以说这样的独立出版「并不难找」,也不准确,否则小思老师也不需要用「抢救」一词来形容「香港文学研究」这项志业!

但小型的出版社、直接或间接受官方或非官方资助的团体所出版的刊物,又算不算呢?更麻烦的问题是:若果刊物的整体取向跟主流出版的取向相差不大,这些刊物又可否算作「独立」出版?问题一路的问下去,让我们发现:其实是否「独立出版」,不单由资金来源所界定,是否具有「独立出版精神」,也是不可轻忽的因素。

                                       

2010年10月24日 - 汉钟文化 - 汉钟文化的博客

 

但何谓「独立出版精神」?我想,相对于主流出版,无论在内容取材、手法以至制作上,「独立出版」都较具弹性;由于机会成本较低,容许实验与冒险,「独立出版」中每每不乏令人惊喜之作。例如,本地诗人智疯在1997年便出版了个人诗集《停尸间》;智疯的诗,风格凌厉,令人难忘,但《停尸间》令人更难忘的,却是诗集本身的整体设计。《停尸间》是一个长方型的小小红色本子,由纸质到排版,都十分精美。然而,《停尸间》教人最赞叹的却是,诗人竟以小小的铁版盒作为诗集的外套,而盒子的底部,则以白蜡封存了不同的物件;铁版盒与诗集名字之间,互为比喻,实在聪明!相对于当时(甚至是现在)的文学出版界,《停尸间》的出版,无疑具有突破性的意义,因为文学出版不必要再「蓬头垢面」,而「蓬头垢面」也不再必然是优质保证。

然而,独立出版与主流出版,不一定是世世为敌的,也有互通有无的时候。例如以《遗情书》走红的木子美,作品便先以网志形式亮相网上虚拟世界,然后才进军纸上媒体。当然,独立出版不一定需要等待主流媒体前来收编、招安,它机动、自由,这些都是主流出版所难以比拟的。

什么是「独立出版」?「独立出版」,是「自由」。

 

文:Lolo

\

八月十三日讲座之前,笔者正和几位白管子的工作人员筹备出版一本名为《白文本》的视觉艺术杂志。

当日的讲者关梦南先生果然是资深出版人,一席话一下子就刺中独立出版的要害! 自问不是文人,只是缘份让我有机会参与艺术文本的出版,偏偏任何独立出版似乎也面对着相同的问题,就是资金问题。以我们出版的《白文本》为例,搅独立出版就是为了让艺术领域有更多声音之余又不受任何势力的制爪,如果不依靠势力,资金就成为我们出版要解决的最大问题。像大部份的独立出版,我们没有太多钱印海报、没有钱分给发行商、没有钱卖巴士广告、因为小量印刷成本高昂,会舍弃主流杂志的色香味而取艺术理论的又有多少人? 可恶的是如果书卖不出去,下一期不够钱出版,不出版就没有机会发声,一切是个恶性循环。其实我们可以不理会销量,不断找不同的资助去支付成本,但是又有什么比以读者的支持来继续出版来得更有意思?

独立出版市场攻略

至于独立出版如何平衡其自主性和收支,笔者当然没有资格讲,就引关先生于八月十三日的讲座内容以作参考︰

令人记住的方法︰名家,内容,形式

非常同意关先生的看法︰很多时候,书能不能大卖只是关于宣传够不够,而跟本身内容质素未必有直接的关系,想方法令人记住是增加销量的好方法。而让人记住的方法简单来说有以下几点︰

名家

如果出版的目的是为了把自己的好文章传扬开去,独立出版的内容在自主之外,亦可加入商业考虑。所谓的商业考虑,就是尝试一些既切合某一类读者对象也不失自己本意的出版,同时亦要想法子增加可能的读者数目。关先生直言当年出版的《中学生新诗选》就是以中学生为读者对象的出版,看准中学对新诗作品的需求,把诗集出版推至学校。

内容

以知名的作者担名在书中写一两篇文章,可有助增加读者的信心。大学教授、作家、老师等等的人物有自己的读者群和学生读者,他们的名字加在书中出现就是某部份读者的信心保证。

形式

一本书的形式设计,是让读者记住它的其中一个重要要素。当读者到书店看书,往往有特色的设计最能引起读者的阅读兴趣,当看完这本书之后,就算读者对它的内容印象模糊,他仍会记起看过的这一本。例子如智疯于一九九七年出版的《停尸间》,以一个铁盒子装着印刷精美的诗集,铁盒令人一见即有兴趣知道里面摆放的是什么,可说是以形式取胜的一个例子。

不可依赖发行商

关先生于讲座之中特别提到有关于发行商的问题。有说文人面皮薄,有些独立出版会经发行商希望把书籍分发到各大小书店报摊,可是经过发行商去发行书籍,作者就没有机会知道读者群的分布,也不能确定书真的是发了开去。同时,读者群比较窄的独立出版很多时都不在发行商重点发行的书籍名单之中,所以出版一两个月之后,卖不出去的书很多时候就放在发行商的仓库里面,永远不见天日。

宣传

小本的独立出版,搅宣传其实并不是没有可能,可以考虑的是以活动作宣传。

新书发布会

不少独立出版会举行新书发布会,这是一个让作者读者和传媒同时出现的机会。不妨届时准备一点小食,请几位知名人仕助阵,加上网上或者海报之类的宣传,为出版造势。传媒是最有效又便宜的宣传方法,知名人士能增加传媒报导的机会,而传媒报导能够把消息传到作者没有办法接触到的地方,大大地扩阔可能的读者层面。新书发布会中作者可以接触到读者,可以得到读者对作品的响应的同时更能巩固作者与读者之间的关系。

创意活动

新书发布会之外的宣传活动可以有很多种,例子如寄信到学校说买满若干本就替学校举办一个讲座,或者举办讲座顺道卖书等等。

创意善用互联网在宣传上也派得上用场。基本上互联网的可能性很大,作者可以尝试利用互联网来作各式支持。一般作者会以网上讨论区跟读者交流讨论,也可以不断地制造不同话题有助增加浏览人数。利用网页介绍书籍,卖书,介绍作者等等,都是有助书籍销量的好方法。

听完讲座,回到《白文本》,仍然是没有钱印海报没有钱分给发行商没有钱卖巴士广告因为小量印刷成本高昂,认真想想还有名家不够出名内容不够大众化形式不够特别。以读者的支持继续出版当然好,可是艺术理论的读者群始终是窄,在商业考虑违背意愿的情况下,销路好不好就唯有顺其自然。说起来独立出版有一个好处,就是自主和收支的秤砣总是握在作者的手里。是让秤砣平衡,还是只偏重一方面? 我们还是有权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