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汉钟策略

你能觉醒,就是社会在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你能觉醒就是社会在进步,汉钟策略关注您的觉醒,推出的先锋历史小说《霸秦》己由九州出版社正式出版,作者直销,推广期88折35元/本,物超所值.签名本38.5元/本包平邮,欢迎读友订购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cf4c4301017o5s.html 支付宝帐号:8151028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在繁花将落以前  

2010-11-20 11:11: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繁花将落以前

---------聊一下往日的武侠小说出版

 

小编在出版这一块,启蒙得比较晚,经常都处于一种管线末端的无知状态,这几年自己从事创作后,才陆续由各处听闻到一些行业消息。

十多年前武侠出版曾有过一个高点,如今从高点走到低点,亲身体验过的人最有感慨,沈默先生就是这样的人,本期电子报特别邀到他来谈谈这一段出版业的过往,以及他自身的浮沉与粹炼,内容很精彩,侠友们万勿错过。

武侠漫画专区里,依然是曾老师的趣味四格漫画,以及狂君十二斩介绍的知名港漫《如来神掌》,相信能勾起不少人学龄时的回忆。

 

在繁花将落以前 - 汉钟策略 - 汉钟策略

 

沈默

明日武侠电子报的主编高普,希望我谈谈有关武侠小说出版的事。这是件有趣的事(当然了我很容易对事情觉得有趣:只要可以写,我就觉得有趣了吧)。但实际上要说些什么呢,写字的此刻,还是有点困惑。毕竟我不过是曾经出版过武侠小说,并不具有声名的武侠写字人而已。要说到讨论出版经验的话,自己以为讲武堂大张旗鼓地搞《英雄志》的孙晓更有资格说话罢(当然了其中艰苦真是够吓人的)。不过我还是来说说我究竟怎么进入这个场域。

《孤独人》第一部(共五册)的出版日期是1999年5月,应该是我正在文化大学文艺创作组混大三的时候。它的产生(我指的是定本),在我的记忆回路里,必须逆溯到前一年的暑假,我几乎是闭关(茧居族般的)修改完的,〈〈天涯三部曲〉〉的第一册《天涯孤客》也在同年那三个月间写成。我经常以该时段为自己至今十二年写字岁月的正式起点。

但《孤独人》的二、三十万字应该在更早前就开始了,约莫是高二吧,以那台肥大得不可思议的486计算机一点一滴敲击,断断续续的写了好些年,大致的雏形,在1997、1998年前后应已底定(大改写至少两回),并且寄出稿件,历经万象图书(退稿,理由忘了)、风云时代(有兴趣,但后来还是不了了之)、皇冠(退稿,表示武侠无市场)和远流(退稿,他们已有金庸)。

对当时一心只想写字的我显然是个打击,再加上家人的激烈反对,我被逼到角落。但顽固就是顽固啊,也不知打哪来一股傻劲,我遂在1998的暑假,蛮横的躲在家中,日夜苦熬的把原是以第一人称的形式写独孤寂心这个人物、写「我」眼中所历经的江湖的《孤独人》改成第三人称的全知观点外,还连带写了《天涯孤客》的十万字(奇怪了,那时还真能写这样的量),并再度将稿子寄出。而后,在1999年年初,先前打回票的万象图书居然有了响应。

彼时呢万象图书以黄易的小说《覆雨翻云》(第一册特价99元的策略)成功打进书市。这可敲了意图把黄易主打为另一个倪匡的皇冠文化一记闷棍吧…皇冠推出的黄易玄幻小说,如〈〈凌渡宇〉〉系列、《大剑师》系列,还有异侠小说《破碎虚空》,似乎并不如预期的好,后来便无有声息。孰料万象图书中途杀出,以一月一书的稳定速度,在《覆雨翻云》后陆续推出叫座的《寻秦记》、《大唐双龙传》,抢下武侠书市的大饼。尤其是《大唐双龙传》更是风靡岛国,其盛况,在我印象,不下于霹雳布袋戏或《灌篮高手》那类的日系漫画。

据当时编辑的说法,由于黄易武侠的热卖,万象遂有盈余投资新一代写字人,便是我私下戏称的五人帮,亦即我(沈默,不是沉默哦,为什么老是会有人弄错呢,真是不解),还有莫仁、柯秋名、余为魄、罗森等,才有了出线的机会。以这个面向来说,对黄易,我是心存感激的(不过更重要的还是他写出了《覆雨翻云》这部在我心中不在《城邦暴力团》、《笑傲江湖》、《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下的经典)。这是我一头栽进武侠出版的缘由。

后来的事就不是我所能掌控的了。到当时在南京东路的万象签约(这个时刻并没有任何灿烂光明的画面,只是从一个机构得到一纸合约,相当庸俗而平常的场景)以后,一切顺理成章的进行,除了编辑偶尔会询问我对封面与内页的看法外,其它的,一概与我不太相干。那完全是我所不能理解的另一种世界,相当机械式的,很遥远的运作。我只负责把故事写出来。

到如今,从《孤独人》出版的1999年算起,已经十年多一点零头过去了,从万象到后来的狮鹫(独角兽),两个出版社忽然便人间蒸发了(同出一脉的莫仁则安安稳稳地在盖亚一路顺遂地发展,真是替他高兴),我还是同样写着在岛国变得弱势、小众的武侠小说,还是认为它应该已来到最低点,应该要反弹了,我还是硬梆梆的石头一枚,一心只想写我心目中武侠小说的未来与可能性。

许是因于武侠小说为我的终极类型吧。

我的意思是,无论我现在写的诗、散文或严肃文学小说乃至于剧本、电影和剧场的观后感或者各种书籍的读后感等等什么的,最终目的,都是意图丰厚、成全我的武侠小说。它拥有我对书写全部的激情。只不过啊,当时我所经验的武侠热络幻象,确实带给我空无幻灭的感觉。然而,在繁花将落以前,恐怕我还是会继续凝视着、书写着武侠吧。没办法。这就是身为一个武侠写字人的顽固与坚硬。

(编按:沈默先生十多年来孜孜不倦于写作,决心令人动容,最近他连得了几项新诗与短篇小说的文学奖项,让我们在此恭喜他!)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