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汉钟策略

你能觉醒,就是社会在进步

 
 
 

日志

 
 
关于我

你能觉醒就是社会在进步,汉钟策略关注您的觉醒,推出的先锋历史小说《霸秦》己由九州出版社正式出版,作者直销,推广期88折35元/本,物超所值.签名本38.5元/本包平邮,欢迎读友订购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cf4c4301017o5s.html 支付宝帐号:8151028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文学场内的界外玩法  

2010-11-12 09:52:43|  分类: 作家心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学场内的界外玩法

文学场内的界外玩法 - 汉钟文化 - 汉钟文化的博客

 

。主办单位:联合副刊

。笔谈主持人:林德俊

。对谈人:

  杨小滨(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员,耶鲁大学博士)

  杨宗翰(秀威信息丛书总编辑,东吴大学讲师)

 《联副》自2008年十月起开办游戏性格浓厚的网络征稿,以十分阳春之机制(部落格贴文),在无高额奖金为诱因下,每期征稿竟动辄吸引上千人次投稿,掀起风潮,不少潜伏网海的优秀书写者浮出水面。《联副》特邀请诗人暨后现代诗学家杨小滨和台湾新世代书写观察家杨宗翰透过e-mail进行电纸笔谈,观察近十年来新世代创作及网络书写的变貌。

■联副文学游艺场:http://blog.udn.com/lianfuplay

Q1 狂欢异托邦VS.猪哥亮电视版

林德俊:波赫士曾在一场名为「诗之谜」的演讲中,提到关于诗的两个关键词「热情」和「愉悦」,对我而言,那是诗乃至于文学的初衷,也是终极目的。作为联副文学游艺场的企画、执行者之一,我也是这么理解联副文学游艺场的,它已成为一个汇聚热情和愉悦的空间。

文学游艺场已运转两年,陆续推出龙头凤尾诗、隐题藏头诗、标语诗歌(诗歌带着水族箱去旅行)、复仇小说结局竞写、车票诗大行动、十字小说、文案诗歌、武侠小小说结局竞写、便利贴告白诗、遇见百分之百的街猫等多项征稿,文类涵盖诗、散文、小说及其综合(例如「十字小说」被认为相当接近诗),活动领地则从在线到纸本双轨进行,有时还扩张到实体展场。

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您会如何描述这个活动平台、征稿机制,它到底是个什么「场」?

杨小滨:我不得不用三组比较学院化的概念来描述它。其一是傅柯所称的「异托邦」(heterotopia),相对于乌托邦(upotia)而言,「异托邦」是多面向的,是各种场域的混杂和拼贴。其二是李欧塔所称的「争讼」式「游戏」,强调的是不同的游戏规则,还有平等竞技的观念。其三是巴赫汀的「对话」、「狂欢」与「众声喧哗」,传媒与读者产生了对话,并且形成某种狂欢的特性,而形色各异的游戏规则引发了众声喧哗的参与效果。

杨宗翰:请容许我用毫不学院化的概念来描述──它,就是个新的秀场!早年的秀场天王猪哥亮,在高雄「蓝宝石大歌厅」主持的节目风靡全台,《猪哥亮歌厅秀》录像带更让他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去年他复出主持无线台综艺节目,一度黯淡的歌厅秀文化经过电视包装,不但重新进入你我的日常生活,也开始掳获年轻人的目光。如果说老牌、纸本的《联合副刊》是昔日群星汇聚的大歌厅,仅仅两岁、数字电纸的文学游艺场就是网络时代的新秀场。「热情」和「愉悦」,不也是秀场应该具备的元素?

Q2 当代文学中 无可回避的表演性

林德俊:场域的混杂,其尝试涵盖了文类之间的跨界、平台(纸本、网络、实体)之间的跨界;「不同的游戏规则」意味着,规则也可以是创作的一环,文学征奖到了网络世界,虽然甩不掉守门人的汰选机制,但规则变得灵活,当写作贴近了一种游戏活动,只要游戏规则本身够创意、够魅人,诱发的「狂欢」或「众声喧哗」效果便会相应的「够看」。另一方面,或许正因优胜作品稿酬不高(相较于奖金丰厚的传统文学奖),反而让投稿者能纯粹的乐在其中,开出活泼的创作花朵。

若我们把文学游艺场视为「网络时代新秀场」之一个局部,在华文文学圈里,是否还存在着(过)其它值得关注的「场」?以及,据两位观察,网络世代的文学创作发展至今,是否已能归纳出鲜明的走向或特质?

杨小滨:华文诗坛,无论在台湾还是中国大陆,永远都充满着形形色色的诗人社群,形成了面貌各异的微观文学场域。以大陆而言,今年五月来访台湾的,以「刘丽安诗歌奖」评委为核心的诗人群体或多或少代表了大陆新诗「秀场」的某种「正剧」形态,尽管在「正剧」的细部有着各类诱人的特技表演。台湾诗坛目前较有活力的微观文学场域如玩诗合作社、风球诗社等,至于走向,应该说是代表了新世代文化试图解放甚至解构传统文学的努力。我目前应邀主编的《现在诗》则是从《现代诗》蜕变而来的另一个重要的文学「场」,冀望以各类文化僭越的方式来取代传统的文学表达。如果说有一个鲜明的趋向,那就是不断改变文学表现形式、媒介、传播等物质形态,不断打破原有的游戏规则,创立新的(哪怕是临时的)规则。

杨宗翰:「秀」场也好,「玩」诗也罢,其实都说明了这是当代文学中无可回避的「表演性」。表演需要舞台,但谁才能提供舞台呢?当然是传媒——报纸副刊、网络平台、空中广播、电视节目……皆属其中一环。台湾当代文学与传播媒体间的复杂关系,从来就没有被认真检视过。作家代言广告或主持节目也算是另类的「秀」与「玩」,其中表演性与文学性的struggle就很有意思,我认为这是另一个值得关注的「场」。至于台湾的网络世代,我的观察是:归纳「网络世代的文学」特质不难,难在如何定义「文学上的网络世代」。生理年龄上的「老人家」,有时居然比「青少年」还会玩、能玩、敢玩!善用多媒体的诗人苏绍连、白灵都是很好的例子。在网际空间,生理年龄的差距并非无法抹平:才三十岁的英国艾略特年度诗奖得主Jen Hadfield,被称为Facebook诗人;年近六十的布克奖得主Ben Okri,不也选择在Twitter上每天发表一行诗?

文学场内的界外玩法 - 汉钟文化 - 汉钟文化的博客

 

Q3 创造新规则的勇气和价值观

林德俊:联副文学游艺场对文学场域(创、读、编、评者、文化圈等),是否起到了什么明确的作用?

杨小滨:其作用,应当说也是拓展了这样一种多样化、异质化的文学(甚至文化)表现空间,极大限度地示范了对于文化生活多元形态的追求样式,也就是在各自不同的游戏规则内如何取得最佳博弈成绩的文化表达方式。它对文学场域的各类角色提出了各种挑战。但它最主要的功能恰恰不在于建立某种语言规则,而在于通过规则的不断更新变换,播撒文学和文化场域多元化的观念,促使更多新的规则的出现,如果说它建立了什么,那它所建立的是一种创造新规则的勇气和价值观。用通俗的话说,你有你的玩法,我也可以有我的玩法,玩法是无穷的。

杨宗翰:台湾的报业与副刊都面临着「不得不变,不变必灭」的严重危机,故联合报系成立了联合在线UDN.COM,《联合副刊》则催生文学游艺场。我认为文学游艺场和玩诗合作社的命名,都只是障眼法——在「游」「玩」之间,策画人潜藏着更远大的志向。对传统文学人或《联副》老读者来说,副刊的样貌应为「以有限字数与版面,呈现选择后的精华」。像文学游艺场这种驻站作家起个头,成千成百的贴文响应,恐怕都会被讥讽是网络蝗虫过境,践踏了美好的文艺园地。但为何非「有限」不可?如果报纸上的副刊采取减法机制,电纸化的文学游艺场就是加法。加法本无罪,只是多数人还不习惯。游艺场目前才两岁,看久自然就习惯了。

Q4 副刊文章 金马奖和金驴奖

林德俊:两位从文学游艺场的「场」内谈到了「场」外,指出了更多不同「文学场」的现存样貌及可能发展。最后,我想将发问权交给您们,有请各自提出一个问题问对方(或读者)。

杨小滨:如果由你来设计一次文学游艺场,你打算怎么「秀」?

杨宗翰:现在的游戏规则是:副刊与每期「驻站作家」评选出多篇优胜作品刊出。不难猜想其中的潜规则:传统纸媒副刊面对网络原生创作,说到底还真像古代皇帝选妃——有幸陪宴陪寝,就得感天谢地,(我纸媒就算百病缠身,仅凭昔日光荣传统,还是比你网媒高上不止一级?)文学游艺场若交给我玩,一定会想方设法号召电纸时代的新读者,办场大鸣大放的「副刊文章金马奖」——当然也同时要办「金驴奖」才有趣。

杨宗翰:若你明天就要接手一家有影响力文学副刊的编务,会如何规画?做出什么改变来面对电纸时代?

杨小滨:既然是假设,我所要完成的也就必须是不可能的任务,以证明我绝无可能被委以如此的重任。所以,假设要我主编副刊,首要条件是在我上任第一天,该报的所有版面,从头版到广告版,都必须是副刊——所有文字都必须用诗体写成。当然,我也会报答这样的厚爱,在第二天把头版的内容照搬到副刊的版面,有立法院高潮迭起的短剧,弊案的悬疑小说,分行的竞选口号诗……第三天,副刊将会空无一字,特殊处理过的页面只有读者亲自用笔往上写的时候才会渐渐显示字迹……不过,最宏大的目标无疑是,每天的头版都是副刊!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